人均财政收入误读为“人均税负”的解析
2015年08月03日
    2014年2月18日,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发布了《中国财政政策报告2013/2014》。发布会上,有学者称目前中国已经迈入“人均万元税负阶段”。一石激起千层浪,社会对此广泛关注并展开热议。
  一、人均收入过低是制约人均财政收入的根本因素
  认真阅读报告后,才发现所谓“人均万元税负”,实际上是“人均万元财政收入”,本来是反映“人均财力”状况的指标。按常理说,一国人均财政收入越高越好,不知为什么却被误读为“人均万元税负”,正指标变为负指标。
  根据财政部网站数据,按照国际可比口径计算,2011年中国人均财政收入按当年平均汇率折算为1528美元,为美国15404美元的9.92%、日本14067美元的10.86%、德国19499美元的7.84%,法国22436美元的6.81%。由此可见,该指标中国远低于市场经济发达国家。
  中国人均财政收入偏低,直接影响到政府财政支出的有效运行,从中国与发达国家数据对比看,人均财政收入不是应该降低,而是应该随着经济发展水平的提高逐步提高。
  一个国家的人均财政收入水平高低,与该国的经济发展所处的阶段和发展水平密切相关,中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经济发展水平偏低,尽管经济总量已跃居全球第二,但是人均国内生产总值依然很低。
  据《国际统计年鉴2013》统计,2011年中国人均GDP仅为5445美元,仅为同期美国48442美元的11.24%;人均国民总收入在全球214个国家(地区)排位114位。中国人均GDP水平偏低,直接制约了人均财政收入的提高。
  二、反映政府收入的各类指标分析解读
  从政府角度看,政府承担国家管理的职能,并向社会提供公共产品和服务。为保证政府履职的需要,政府必须掌握一定的收入。按照政府收入统计口径,政府收入指标有全口径政府收入(包括财政收入以外的其他收入)、财政收入(包括税收收入和非税收入)和税收收入。
  政府收入、财政收入和税收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反映一个国家的宏观负担高低,国内部分学者称之为宽、中、窄口径宏观税负。本人则按照两个指标中的分子指标,采用宏观政府收入负担、宏观财政收入负担和宏观税收收入负担称谓,同时,简称为宏观政负、宏观财负和宏观税负。因此,宏观税负仅指税收收入与国内生产总值之比,也即通常所说的窄口径宏观税负。
  政府收入、财政收入和税收收入,除以全国人口数相应得出,人均政府收入、人均财政收入和人均税收收入(即“人均税负”)。
  据《中国财政年鉴2012》统计,2011年中国财政收入103874.43亿元,税收收入89738.39亿元,税收收入占财政收入的86.39%,国内生产总值472881.6亿元,宏观财负为21.97%,宏观税负为18.98%。按照全国人口13.44亿计算,2011年人均财政收入7728.75元,人均税负6676.96元。由于缺乏全口径政府收入数据,宏观政负无法准确计算,据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估算,2012年全部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为35.33%。
  三、人均财政收入被热议的思考
  “人均万元税负”的计算并不复杂。社科院报告数据显示,2013年中国财政收入达到12.9万亿,被13亿人口一平均,便得出了“人均宏观税负接近万元”(实际是人均财政收入接近万元)这一结论。
  人均税负应采用全国税收收入除以人口数,并不是个人实际缴纳的税收平均数,在中国纳税人分为自然人和企业法人。社科院报告的数据显示,九成以上的税收来自企业缴纳。一般而言,在人均国民收入水平较低条件下,税收主要来自于法人企业;随着人均国民收入水平的提高,来自于自然人的税收会扩大。从国际上看,高收入国家来自于自然人的税收远远高于中低收入国家。
  中国税制的设计,间接税占比重过高,直接税比重过低。间接税大部分由法人企业缴纳,当然,税收最终还是由购买产品的消费者承担,直接税部分由法人企业缴纳,如企业所得税,部分是由自然人缴纳,如个人所得税。据《国际统计年鉴2013》统计,2009年中国商品和服务税占中央财政收入比重为58.89%,所得税占24.56%,而美国商品和服务税占中央财政收入比重为3.27%,所得税占47.29%。
  税收取之于民,用之于民。发达国家无论是人均税负,还是宏观税负均大大高于中国,为什么这些国家的居民不像中国这样“税感”强烈,是他们不关心自身利益吗显然不是。
  据《国际统计年鉴2013》统计显示,2009年德国中央财政用于社会福利(包括社会保障福利、社会救助福利和雇主社会福利)方面的支出5356亿欧元,占中央财政支出的70.4%,2011年美国中央财政用于社会福利方面的支出17530亿美元,占中央财政支出的45.1%,而据《中国财政年鉴2012》统计显示,2011年中国全国财政支出中用于社会保障和就业方面的支出为11109.4亿元,占财政支出的10.17%,人均826.59元。中央财政支出中用于社会保障和就业方面的支出仅为502.48亿元,占中央财政支出的3.0%。
  以上分析发现,市场经济发达国家人均财政收入水平高,用于社会福利方面的支出比重更高,居民享受到更多的社会公共产品和服务,反观中国,用于此方面的支出远远低于发达国家,未来亟需提高用于社会保障方面的财政支出。片面追求低税负、高福利,是不现实的,也是不可持续的。
  因此,正视“人均万元税负”现象,增加社保及民生方面的财政支出,才是解决大众“税感”问题的出路。

  附表1           2008?2011年世界主要国家人均财政收入比较  

单位:美元

年 份

2008

2009

2010

2011

美国

15245

14032

14844

15404

日本

12039

11695

12775

14067

德国

19502

18134

17524

19499

法国

22804

20653

20233

22436

意大利

17862

16399

15714

16685

英国

16512

13016

13266

14303

中国

844

960

1167

1528

资料来源:http://www.zj.xinhuanet.com/finance/2014-02/18/c_119387395.htm

  附表2          2009?2011年世界主要国家人均国内生产总值比较       

单位:美元

年 份

2009

2010

2011

美国

45192

46702

48442

日本

39473

43063

45903

德国

40275

39852

43689

法国

40477

39170

42377

意大利

35073

33788

36116

英国

35129

36186

38818

中国

3749

4433

5445

资料来源:《国际统计年鉴2013》。

  附表3               中国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占财政总支出比重     

单位:亿元

年份

财政总支出

社会保障和就业

社会保障支出占比(%

2007

49781.35

5447.16

10.94

2008

62592.66

6804.29

10.87

2009

76299.93

7606.68

9.97

2010

89874.16

9130.62

10.16

2011

109247.79

11109.40

10.17

   资料来源:《中国财政年鉴2012》。

  附表4           世界主要国家中央财政支出中用于社会福利支出及比重

指 标

年 份

货币单位

财政总支出

社会福利支出

社会福利支出占比(%

以色列

2011

亿新谢克尔

3583

818

22.8

韩国

2008

亿韩元

2049733

854993

41.7

加拿大

2010

亿加元

3121

1079

34.6

美国

2011

亿美元

38865

17530

45.1

法国

2009

亿欧元

9086

4592

50.5

德国

2009

亿欧元

7605

5356

70.4

意大利

2009

亿欧元

6686

2893

43.3

西班牙

2009

亿欧元

3226

1508

46.7

英国

2010

亿英镑

6688

1938

29.0

澳大利亚

2011

亿澳元

3663

1419

38.7

新西兰

2010

亿新西兰元

691

208

30.1

中国

2010

亿元人民币

15989.73

450.30

2.8

2011

16514.11

502.48

3.0

  注:1.社会福利包括社会保障福利、社会救助福利、雇主社会福利。

2.中国为社会保障和就业支出。

  资料来源:《国际统计年鉴2013》,《中国财政年鉴2012》。


文章来源: 付广军 《税收科研简报》2014年2月20日第1期
 
 
版权所有 © 2006:福建省国家税务局
地址:福建省福州市鼓楼区铜盘路36号 邮政编码:350003
技术支持:方欣科技有限公司